您的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政府依申请公开
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来源:    时间:2018年11月30日    

 

循政复决字(20184

 

申请人:韩某志,男,撒拉族,197772日生,农民,住循化县清水乡某庄村 

韩某忠,男,撒拉族,1982 125日生,农民,住循化县清水乡某庄村 3

申请人:韩某某日,男,撒拉族, 1940101日生,农民,住循化县清水乡某庄村。

委托代理人:马律师,青海省观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律师,青海省观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循化县清水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韩某某,职务:乡长。

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韩某某日因不服被申请人清水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申请人韩某忠、韩某志与被申请人韩某某日土地确权纠纷处理决定书》(以下简称处理决定书)分别于201894日和915日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书》,诉争土地使用权归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所有。

申请人韩某某日请求: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书》、要求被申请人重新作出确权决定。

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称: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书》将争议土地使用权归还村委会的决定没有证据支撑和缺乏法律依据,争议土地使用权应确权归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使用。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的父亲早在三十年前父亲就开垦该土地,当时栽了100多株树因水源问题不能解决而干枯,次年再补栽。2014年以前争议地上有4棵白杨树,此树是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父亲栽种,现只剩一棵,以此证实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之家人在三十年之前就开发此地。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有三十年前开发的事实,与村委签订了荒滩承包书,交付管理费。因此,依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此争议地应确权给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使用。

申请人韩某某日称: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书》存在诸多主要事实认定不清或错误,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且确权决定超越法律职权。未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作出正当、准确的行政行为,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恳请循化县人民政府依照《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予以撤销,并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确权决定。理由如下:1、《处理决定书》认定的主要事实不清或错误,证据不足。决定书认定的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2004年下半年雇佣他人在争议土地上平整半天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书认定的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于200512日与清水乡某庄村村委会签订荒地承包合同的事实错误,证据不足。2008年申请人韩某某日圈占该荒地及网围栏现已不存在的事实认定错误。此外就决定书认为的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虽然与村委会签订了荒地承包书,但现有的证据仅证明2004年对涉案土地开发了半天。实际多年来对该荒地未进行开发、经营、管理。其行为属撂荒行为。清水乡政府在决定书中查明认为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至今在某庄村未有宅院居住的事实认定错误。2、《处理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决定书中所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申请人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不存在此法,假使决定书适用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则其所援引的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与其认为“撂荒行为”及“村集体可以追回开荒地的使用权”的法律判断不符, 故决定书援引上述法条作为确权的法律依据是错误的。上述所援引的法条是对荒地承包的法律程序规定,根据这些规定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要与村集体签订荒地承包合同需经过严格的程序。本案中被申请人一方面认定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某庄村村委会签订荒地承包合同没有经过法律规定的程序,另一方面又认定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村有荒地承包关系,被申请人无视自己援引的法律规定,实属任性执法。3、《处理决定书》确权决定超越职权。《处理决定书》决定的第二项:“该土地3.79亩的使用权归还村集体”,无法律依据,乡政府只有确定土地权属的权限,土地使用权是否归还及如何归还的问题乡政府无权审查和作出判断,本案中诉争土地使用权是否需要归还给村集体,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属于是某庄村内部事务,与乡政府无关,本决定书将诉争土地使用权归还村集体的决定没有法律依据,超越职权。

申请人韩某某日提供的证据材料有:韩某某日身份证复印件1份、《清水乡人民政府关于申请人韩某忠、韩某志与被申请人韩某某日土地确权纠纷处理决定书》复印件1份、清水乡政府1992年批复复印件1份、韩某某地调查笔录复印件1份、韩某某木调查笔录复印件1份、举证名单及证人身份证复印件17份、现场照片5张。

被申请人答辩称:一、《处理决定书》处理决定程序合法。首先,2018125日韩某志、韩某忠以确认土地权属为诉求,诉至我乡政府要求土地确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五条规定,我乡依法受理了此案,并根据程序规定已经履行了各项告知义务,在审理期限内依法做出处理决定,符合法定程序。其次该决定并未超越职权,决定书第二项是因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未经村委会同意许可,擅自开发占有其行为违法,被申请人在处理权属事务中,有权也有义务提出归还村集体。二、《处理决定书》处理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该案因确认土地权属纠纷由我乡政府依法受理,在受理过程中,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及听证会中双方的举证、质证、辩论等,对本案进行了仔细的分析和判断。首先决定书认定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在2004年雇佣他人在诉争土地上平整半天其事实清楚,其依据是在54日的听证会中,不仅是韩某成出具的证明,同时该村村委会现任村长在听证会中也予以证明。其次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向我乡政府提交的土地承包合同,经审查,该合同是原任村长和书记同意后签字盖章,特别是原任村长认可承包合中的签字系本人亲自所签,但提出该承包合同形成时间为2015年的理由不充足,也未有其它证据加以印证其主张的存在。再次申请人韩某某日提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圈占和平整该诉争土地,2008年申请人韩某某日对诉争土地进行了网围栏的围栏。由于申请人韩某某日未经村委会同意擅自圈占和平整村集体土地,其行为侵犯了村集体权益。而且受理期间双方对土地亩数进行了现场文量,当时网围栏就已不存在。因此,根本不存在决定书在事实认定错误之处。综合本案,虽然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早在2005年与村委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但其承包程序及对诉争土地仅开荒半天,并未进行经营、管理,也未将荒地进行开耕其行为实属撂荒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之相关法律规定。为此本府根据事实和证据,依照法律规定,依法做出裁决。《处理决定书》所做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符合法定程序,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故请求县人民政府依法驳回申请人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作出《处理决定书》的证据材料如下:卷宗1份(内附土地确权申请书、申请人身份证明、委托手续、证据材料、听证会记录资料、代理词资料,现场丈量图、调查笔录、受理通知书、延长通知书、延长审批表、送达回执、处理决定书)。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申请人韩某某日均为被申请人所辖上庄村村民,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申请人韩某某日争议土地位于清水乡某庄村某某山山根,土地四至:东至村道路、西至水渠、南至山坡和水渠、北至水渠,面积3.79亩。200512日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村委会签订了《荒地承包书》,承包用途为开荒栽树。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申请人韩某某日因该宗土地发生权属争议,经被申请人和村委会调解无效后,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向被申请人提起确权申请,被申请人受理后,依法组织召开了听证会,并于2018818日作出了《关于申请人韩某忠、韩某志与被申请人韩某某日土地确权纠纷处理决定书》,决定驳回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的确认土地使用权的请求;诉争土地的使用权归还村集体。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和申请人韩某某日均不服,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 

本机关认为:200512日申请人韩某志、韩某忠与村民委员会签订了《荒地承包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因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请求村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等调解解决。 当事人不愿协商、调解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而被申请人既对《荒地承包书》效力进行了认定, 又决定诉争土地的使用权归还村集体。被申请人的上述决定超越了职权范围,且无法律依据,属适用法律错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三款第二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撤销被申请人清水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申请人韩某忠、韩某志与被申请人韩麦扫日土地确权纠纷处理决定书》。

如不服本决定,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20181128